王法官办案记之 “慧眼”辨真假
发表时间: 2017- 08- 02 访问次数: 字号:[ ]
“我之前已经归还给申请人3万元,现在只欠他2万元,你们法院的短信怎么还让我归还3万元,你们法院怎么乱来的”被执行人怒气冲地说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2017年6月,王法官承办了一件请求确认人民调解协议效力的执行案件,根据法律文书确定被执行人应归还刘某案款5万元。被执行人在支付部分案款后,对剩余案款一直未履行。后刘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被执行人支付剩余案款3万元。
 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主动到庭向法院提供3张收条,三张收条分别载明申请人分别于2016年5月28日、2016年10月8日、2017年1月26日收到被执行人归还的案款1万元。被执行人自述其与刘某除此案外无其他债务关系,以上欠条能够证明到目前为止其仅欠刘某案款2万元,而非申请书上载明的3万元。在了解情况后,王法官联系刘某到庭,刘某称2016年5月28日、2017年1月26日的收条是其出具的,但坚持2016年10月8日的收条非他本人出具,截止目前被执行人尚欠其3万元。针对以上情况,王法官再次传唤被执行人到庭,告知其刘某对他提供的2016年10月8日的收条不予认可,并询问被执行人2016年10月8日归还刘某案款时的地点、支付方式、在场人员等,告知其提供虚假证据的法律后果。交谈中被执行人告知2016年10月8日归还欠款时有第三人在场。
 考虑到当事人双方为同村村民且争议金额标的不大,没必要为了这么点钱而浪费大把的鉴定费,王法官决定先礼后兵。2017年7月10日,周一。王法官刚到办公室就拨通了刘某的电话:“刘某,你好,关于2016年10月8日这张收条的事情我已经通知被执行人和在场证人今天下午到法院来了,而且他也已经将鉴定费交到法院里来了,你马上到法院来一下,你们一起委托鉴定机构鉴定一下,你们都要为你们所说的话负责的。”没过一会,刘某就赶到了法院,告诉王法官他之前已经和被执行人对证过了,2016年10月8日的收条的确是他出具的,可能因为时间久事情多自己弄错了。
 至此,收条事件得以顺利解决,王法官将当事人双方传唤到庭,双方就还款协议达成一致,该案得以执结完毕。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